欢迎访问品读文网! | 软文投稿

向你打听一个人

栏目:读者文摘丨时间:08-26丨来源:读者文摘大全丨作者:美文网

向你打听一个人

向你打听一个人是品读文网的读者文摘大全小编整理!


  
  一九九九年,我被青枝死缠烂打。
  
  真的是死缠烂打,她没完没了地粘着我,就像粘知了的小棉棒,这个身材单薄的富家女,天天问我的第一句话是,良河,你爱我吗?
  
  我如果说爱,她立刻跟上第二句话:有多爱?
  
  我如果说很爱很爱,她立刻跟上第三句话:很爱是多爱?
  
  如果我说,就是爱很长时间?
  
  她立刻就会说?多长?
  
  你看,一个问题可以没完没了,但最后总是不了了之,她总让我郑重其事说我爱你这三个字,但每次我都嘻嘻哈哈,因为我一说就想要亲她,一亲起来就没完没了了。
  
  总之,如果被她缠上,真是件很难缠的事情。
  
  总之,我天天被她缠着。可说实话,我真喜欢被她纠缠的这种感觉,长到二十三岁,还没有一个姑娘这样纠缠过我,真是一条蛇,缠得我快要窒息,她强烈地想给我生孩子,我看了看她说,小屁孩,你才十九,生什么孩子啊你,别胡闹了。
  
  青枝那时是闲散的社会文艺女青年。没考上大学,天天花她爸爸的钱,买奢侈品,开猎豹吉普车,是正道的坎普一族,可惜那时没人知道坎普是什么,可是青枝已经很坎普了。
  
  那时我和几个哥们搞了一个乐队,天天在小城的广场上给老太太们唱摇滚,老太太们扭着大秧歌,我们给她们唱着《亲爱的姑娘我爱你》,当然,这些词曲全出自我一个人之手,我是地道的崩克青年,以卖点乐器为生,一九九九年,在粉丝这个词还没有流行时,青枝成了我的粉丝。
  
  这个十分前卫时尚的女孩子极瘦,个子很高,站在边上,用冷漠的眼神看着我,她的眼神带着明显的风尘感和罪恶感,我感觉到如一道寒光杀将过来。
  
  我记得她上台的那个晚上。
  
  站在边上的她忽然走上台,说也给大家唱一首歌,她唱的是正流行的许美静的《边界1999》,对,那时许美静火死了,陈佳明写词曲,然后许唱,街上到处是《城里的月光》,可是,很少有人唱《边界1999》。
  
  那个晚上,青枝上台唱了《边界1999》。
  
  清醒让我分裂再分裂
  也许以后
  梦魇里沉睡
  也许想念明天的喜悦
  也许阳光
  遗弃这座冰苦的林野
  就好像没有你的我的夜
  也许以后
  悲伤里沉醉
  
  。。。。。。
  
  青枝的声线很好,我在旁边站着,心里忽悠一下。她不在乎的神情和样子打动了我,一条流苏的牛仔裤,一件肥大的粉灰色衬衫,还有她乱乱的头发,苍茫的眼神,她的样子,一点也不像十九岁的女孩子。
  
  那天混到半夜后我请她喝了啤酒。
  
  是在街边的大排档,我光了膀子,她和我划着拳头,匪气十足。
  
  那一个瞬间我爱上了她。
  
  她看我的眼光十分花痴,迷迷糊糊地看着我,然后她问了我一句让我一辈子也忘记不了的话:良河,我想杀了你。
  
  二
  
  青枝总有犯罪的倾向感。也许她过得太舒服太平淡了。
  
  她需要有我这样一个男友,破落、前卫、刺激……一起疯一起叫一起堕落与破坏,她说她天天来看我,我所有的歌她全会唱,这个画了黑眼圈染了红色头发的女孩子说,良河,我喜欢到想杀掉你。
  
  喝完酒之后我把她带回了我的小屋,然后,我们做了爱。
  
   我是个流氓,之前,我带无数个女孩子来到我的小屋中,她们以崇拜的名义来和我睡觉。可青枝不一样,青枝说,以后,我如果再和别人的女人睡觉,她就阉了 我。我以为她说说而已,在一周之后,我又带了一个姑娘回来睡,结果,门被青枝踢开,青枝杀了进来,还带着几个黑衣男人,她说,良河,告诉过你,你不听,你 看我做得到做不到。
  
  靠,我软了下来,才知道她是谁,她爸爸是谁,才知道,黑社会到底是怎么回事。
  
  青枝最着名的话是,你可以不爱我,但你爱了我,你就不能背叛我。
  
  其实我是在她带着人要来阉割我时爱上她的。
  
  那是真正地爱上,我喜欢她不顾一切的劲头,非常霸道,非常匪气!
  
  我们真正相爱了,没完没了的缠在一起,我不想用她的钱,虽然她的钱太多了,多到只是数字了。她从来不带钱包,兜里有两张卡,卡里有用不完的钱,可吃饭时,我从来不用她的钱,我喜欢当男人的感觉,气张颐使,非常霸气。
  
  我们几乎天天在一起,晨钟幕鼓,一起写歌唱歌,不知天与地了,不知时光是往前走的。她还是那样瘦,做爱时却特别有激情,她真是一条蛇。
  
  当青枝伏下脸来问我爱她多久时,我说,不知道。
  
  她就抽了我一个耳光,然后问,不知道?
  
  一辈子。
  
  我说,一辈子行吗?不够,就加上一个期限,我希望是:一万年。
  
  她吃吃地笑着,然后吻下来,官人,她叫我,我前世是你的娘子,你如果负心,我就杀了你。
  
  从认识青枝以后,她的话就充满了血腥味道,总之,背叛的结局就是让她杀掉。
  
  好,我说,死在你手上,应该很快意。
  
  她吻住我,是一条鱼,又粘又湿,她咬破了我的唇,腥的!
  
  三
  
  她的爸爸来找我,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男子,衣冠楚楚,是我们城市里最着名的民营企业家,他说,你少打鬼主意。
  
  我打什么鬼主意了?
  
  我就这一个女儿,你少打她的主意,我的财产,一分不会给你,你不要破坏我的安排。青枝和我说过,她爸爸要把嫁给一个香港老板的儿子,然后他们一起联手,在我们城市中圈地,搞房地产,她说,如果她爸爸敢拿她交易,她就和我私奔。
  
  好,私奔。我说,我就喜欢带着自己的女人私奔。
  
  私奔这个词充满了无限的诱惑,在整个夏天结束之前,我们一直说着私奔,如果不是青枝的爸爸找人来砸我的乐器店,如果不是他说要黑了我,我们不会真的私奔的,我们喜欢在那些酒巴里唱歌,喜欢在广场上胡闹,然后让大妈们骂我们唱得太难听。
  
  可我们真的私奔了。
  
  许美静曾唱道:带我离开,到一个没有人知道的小镇。
  
  在秋天的月黑风高夜,我们私奔了。当然要去北京,当北漂,然后成为一个最着名的歌手,红得不能再红,签字到手都累得慌了,是的,我是这么想的,挣好多钱,然后养着青枝,让她不可能嫁给那个香港老板的儿子。
  
  在火车上时,她一直赖着我,卧铺很小,她非要空着一个和我挤,然后让我给她唱歌,她说,我一唱歌,她就有高潮。
  
  你怎么这么色啊,我说,你还有别的事吗?
  
  没有,她说,我主要任务就是密集地爱你,没完没了的爱你。
  
  我亲着她,然后发誓,我一定要好好地爱她,一定要!
  
  本来,青枝的卡里是带了钱的,我们到北京后不至于流落到街头,可是,她爸爸封了帐号上的钱,我们一无所有了。我只有一把吉他,只有一个好嗓子,青枝,她说,她只有爱情。
  
  在地铁里卖过唱,然后住到阴凉的地下室里,这个穿习惯了比利牛仔和用习惯了奢侈品的女孩子撒着娇说,和你在一起,住马路上都他妈浪漫。
  
  我们吃过三块钱的鸡架,以为那就是改善了。
  
  我们整个冬天炖着冬瓜吃,用来抵御寒冷和贫饥带来的恐慌。
  
  开始吵架,是因为钱。
  
  我把酒巴里唱歌挣来的钱交给她,在我生日那天,她用所有的钱给我买了一个zippo打火机,因为我一直向往得到一个zippo打火机,她买的,还是最贵的。
  
  就是说,这一个月房租我无法交上。
  
  就是说,我还要吃一个月的炖冬瓜。
  
  我发了火,我说,你他妈会过日子吗?当惯了富家小姐吧?她愣愣地看着我,然后伸出胳膊让我看,她说,钱不够,我还抽了一罐子血。
  
  刹那间,我呆了。
  
  我搂住她,疯狂地亲着,亲着。直到——泪流满面。
  
  我骂自己太苯,养活不了自己的女人,酒巴是能出歌手的地方吗?我长相俊美,有三十多岁妇人投过秋波,如果没有青枝,我是会动摇的,是的,我想出名,想挣太多钱,想成为万人迷,这是个浮躁的社会,爱情,爱情还值多少钱?
  
  不能那么做,因为,为了青枝,我要坚持。
  
  她夜夜缠着我,直到我不能,我说,青枝,你会要了我的命。
  
  她吃吃地笑着,有点似《聊斋》中的小狐狸,我吻着她,不知爱情应该何处去。可我知道,我爱她,爱个单薄荒凉的女子。  

  
  青枝是来北京半年后回家的,她是突然失踪的。
  
  我几乎发了疯,她终于忍不住了吗,她终于要享受荣华富珍贵去了吗?而且,没有说半个字就走了!
  
  婊子,我骂着,真他妈贱,还爱情?爱情是个屁!
  
  在青枝突然失踪之后,我断定她是受不了地下室的阴暗潮湿了,一个冬天之后,她患了风湿,常常会腰疼腿疼,她的胃口还坏掉了,她总是捂着胸口,每当那个时候,我总感觉爱情在一点点远去,是的,她的眼神里越来越寂寞了,她总是一个人坐着发呆,那个样子,十分孤寂。
  
  那时我就感觉她有一天要走的。
  
  她果然要走了。
  
  屋子里还有她的气息,可是,她走了。
  
  也许阳光
  遗弃这座冰苦的林野
  就好像没有你的我的夜
  也许以后
  悲伤里沉醉
  也许只要
  虚冷的抚慰
  忘记了你
  都市变成寂寞的废铁
  深埋着颓废狂野的季节
  
  屋子里响着许美静的歌,我伏在那张简易的床上,无力而苍茫。
  
  一个月之后,我把自己交给一个有钱的妇人,她说,可以花巨资包装我,我搬离了地下室,然后出了自己的唱片。
  
  有时候,青春可以换一些东西,比如名,比如利。
  
  可我不够走运,唱片卖得一般,我在三年之内没有红起来,那个女人厌倦了我,我重新一个人,变得平淡平凡,不再穿那些前卫的衣服,眼神苍茫,不再梳着小辫子,我理了小平头,安静地写歌唱歌,直到遇到安。
  
  安是平静的女子,我们在一个聚会上认识,她穿着棉的白裙子,一直看着我。
  
  那眼神,是我曾经熟悉的。
  
  我走到她身边,把手伸给她。
  
  这一年,我二十七岁了。
  
  我和安结了婚,开了一个音像店,我早已不唱歌了,当然,也不再写歌,我们靠这个音像店维持生计,二十七岁这年,我有了自己的孩子,女孩子,长得眉清目请,名字是我起的,我对安说,叫忆青吧。
  
  五
  
  我是三十岁之年回到故乡小城的。
  
  因为叔叔来电话,说要迁祖坟,我父母的骨灰得由我亲自放进去。
  
  和青枝私奔之后,我再也没有回去过,而她离开之后,再没有给我半丝信息,南方那座小城,好象是电影里的黑白片,反复只有几个镜头,我们的广场,酒巴,还有她笑着问我,良河,你爱我吗,你有多爱?你爱我多久?
  
  想起这些的时候,我心很疼。
  
  许美静也失踪了。
  
  最后一张专辑后,她音讯全无,于是传言四起,有人说,她是为一手栽培她的陈佳明生孩子去了,可是,这么多年过去了,她在哪里?她生了孩子没有,又有人说,她是毒品成瘾不能自拔,可是,以她当年的名气,总有人会去探听会去追寻的吧?而她的下落,依旧无人知晓。
  
  那个当年唱《边界1999》的女子,你去了哪里?
  
  当年的老歌,没有人唱起,现在,是李宇春的天下了,是“加油好男儿”的天下了,谁会记得许美静?
  
  火车上,我一直在想,如果见了青枝,我说什么?我们是淡淡一笑,还是找个小酒店喝些酒?
  
  下了火车,看到故乡小站时,我的眼睛感觉很酸很疼,我问车站的人,向你打听一个人,你知道青枝吗?
  
  七八年前,青枝和她家族的名字如雷贯耳,谁会不知道她?
  
  她摇着头,没听说过。
  
  再问,她们摇着头。
  
  我终于说起她爸爸的名字,那个名字,我不愿意提起。
  
  一个五十多岁的老男人告诉我,他啊,死了,早死了,七八年前,和情人私会,然后把车开到了山涧里,然后家就败了,他老婆一个月后就自杀了,多大的家产啊,全完了,那叫惨啊,他闺女后来回来了,后来,就走了,不知去了哪里……
  
  我几乎惊得立不住,这石破天惊的消息,是铁马冰河,撞得我到处是冰渣子,冷到心里。
  
  一片烟花乱。
  
  她当年的发呆,她得了这样的消息,如何不奔回来?她的心,是碎了的,可是,却没有告诉我,一个人承担下来,然后,走了,不知去了哪里,远走他乡,或者嫁人,或者一个人闯天下,或者……我无法想象,所有想象的重逢只是我的想象了。
  
  在广场上,我一个人坐到天黑了。
  
  天黑了,又有老太太们来扭歌,却没有当年唱摇滚的青年了,也没有那个冲上台唱《边界1999》的女孩子了。
  
  当然,更不会有我拉着她的手去喝啤酒了。
  
  一切,恍如一梦。
  
  我是不是要像《斯卡布罗集市》那样殷勤询问:“您要去斯卡布罗集市吗?  代我向那儿的一位姑娘问好,她曾经是我的爱人, 叫她替我做件麻布衣衫。”
  
  这样一想,忽然感觉有什么东西从眼里爬了出来。
  
  向你打听一个人:你认识青枝吗?一个瘦瘦高高的女孩子,她笑时,会露出一颗小小的龅牙。
  
  她会唱《边界1999》,那一句:离别后我如何面对孤独的千年。
  
  是因为那句,我爱上了她,然后想和她一生一世,一辈子,不分离。
  
  如果你遇到,请你告诉我。
  
  她一直让我认真地说一次我爱她,可我总是嘻皮笑脸地说。
  
  如果我这次看到她,我一定认真地说一次,青枝,我爱你。

以上是小编整理的有关于向你打听一个人的精彩文章,如果这篇文章对你有所启发,您可以把向你打听一个人这篇文章分享给你的好友,让更多人阅读向你打听一个人,您的每一次转发就是对我们的莫大支持与鼓励。

2020-08-26 14:33 发布 丨 人浏览

热点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