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品读文网!

眼泪如此之近,回到如此之远

栏目:亲情文章丨时间:01-28丨来源:亲情文章丨作者:品读文

眼泪如此之近,回到如此之远

眼泪如此之近,回到如此之远是品读文网的亲情文章大全小编整理!

< p >第一次在大家面前哭了。许多年后,当我作为实习老师听其他老师讲课时。当时,老老师正在谈论朱自清的《背影》。听着,我不由自主地大叫起来,让班上40多名学生惊讶地看着我。我想起了娘,她知道我什么时候能记得她有一头白发。娘不是我的生母。我父母生了我,但没有抚养我。娘是村子里有名的傻女人。她真的很蠢。她整天胡说八道,甚至不能照顾好自己。据说她生了她的母亲。她一抱我,就出奇地平静。她脸上有一种母性的光辉,但泪水从她的眼中滑落。在我母亲生下我一个多月后,她被公安人员从山村带走了。从那以后,她和她的父亲开始了长期的监禁。从那以后,我成了母亲的孩子,那一年,母亲43岁那时,村子里的人都认为娘养不了我。这样一个愚蠢的女人甚至不能照顾好自己,更不用说照看一个刚完成一个月的孩子了。然而,村民们终于从震惊中明白,我在的时候,娘是正常而清醒的。她能熟练地把小米粥煮成粉末,然后慢慢地喂到我嘴里。像所有母亲一样,她能给我倾注最细腻的感情和爱。人们有时会好奇,说我可能是上帝给她的良药。当娘来到这个村子时,她以她现在的精神状态留在这里,给人们提供他们永远不会厌倦饭后谈论的话题。即使在这样的环境下,我也比其他孩子成长得更顺利、更强壮。从我记事起,最常见的是娘的白发和眼泪。听别人说,娘以前从来没有流过泪。自从我出生以来,她一整天都在擦眼泪。我很早就知道我的母亲不同于别人孩子的母亲。她不能和我说话。更常见的是,她一个人自言自语,不知道该说什么。她没有最善良的微笑,只有无尽的泪水我甚至感觉不到她的爱。除了一日三餐,我什么都不在乎。我被允许像绵羊一样在野外玩耍。正因为如此,我变得越来越任性和放纵。放学后,我没有受到任何冷遇这里的民风淳朴。没人嘲笑我。即使是最淘气的孩子也会来找我玩。他们不在乎我是否有一个傻妈妈。事实上,自从我出生以来,除了每天的自言自语和眼泪,我妈妈几乎没有什么异常。在我的印象中,我妈妈只打了我两次,很重很重。我第一次去河里游泳时,村子西边有一条清澈明亮的河,夏天村子里所有的孩子都去水里游泳,我当然也去了。不管怎样,我妈妈突然跳进水里,把我拉起来,折断一根柳枝,把我打死,留下血痕。那时我一点也不恨她,但我就是不明白。我爬上高高的树顶去摘野果。她不在乎我。我爬上了西山最陡的悬崖。她不在乎我。我拿起石头,把邻村的孩子们打死了。她不在乎我。我只在浅水里游泳,但她打得我很厉害。还有一次,我已经在镇上读初中了。一天,她来到学校给我送食物。她在学校门口遇见我和一个女孩说笑。当时,她把一个谷物袋扔在肩上,疯狂地冲向我。我的鼻子在流血。虽然我不知道,但我仍然不恨她。那时,我能够理解许多事情,我也从别人的口中知道我的生活故事。这样的女人,能把我养大,给我上学,比别人多付一千倍我感谢我的母亲。虽然我不能和她交流,但我已经感受到了爱。此外,世界上没有一个母亲不打她的孩子,她只打了我两次!说娘有我不喜欢的东西是她的眼泪无论何时何地,只要我看到它,我都会哭,这让我心里很不舒服。其他家庭的孩子一个月回家一次,当他们是母亲的时候,他们都很高兴闭上嘴,而我母亲总是用眼泪迎接我。有时我问她:& ldquo娘,你看到我的时候为什么哭?你为什么不一开始就抚养我?&rdquo。那一刻,她仍然哭着,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娘从来没有和我亲密过,至少从我记事起。她很少拥抱我,即使她握住我的手。许多,许多,许多这些事情,即使我想到它们,我也不会想到它们。娘不是正常人。我为什么要和她一起关心这些事情?当我在镇上上学时,我妈妈每月给我一次口粮。她把时间控制得非常精确,总是在星期六下午一点钟到达学校门口,那时我正在那里等着。她把麻袋放在肩上,扔到地上,看了我一眼,转身离开。我常常怔怔地看着她的背影发呆,那背影渐渐远去,她偶尔会掀起袖子擦眼睛,微风吹拂着她的头发每次我看着娘的背影消失在街角。没想到,背影渐渐进入了我的梦想。一旦被县城第一中学录取,母亲来的次数就变少了,每几个月来一次。主要原因是给我寄钱。娘自己几乎挣不到钱。这笔钱,包括我的学费,是由村民们提供的。那些善良的人们,自从我进了那所房子,他们就一直在帮助我们。高三最后一学期的一天,我刚刚经历了一次考试。我正在和一个住在学校的女同学讨论考试问题,她步行去宿舍。当我到达宿舍前时,我发现娘站在那里。她肯定又走了30英里。当她看到我和我的女同学时,她停了一会儿,突然冲过去,举起手,停了一会儿,然后慢慢地落在我的脸上,轻轻地摸了摸。那一刻,我的心脏感觉到一个巨大的移动。她从口袋里拿出一卷钱,塞进了我的口袋。她看了我一会儿。泪水从她眼中流出。然后她转身走开了。我转向女同性恋者说:& ldquo这是我的母亲,&hellip。& hellip&rdquo。那是我和妈妈最后一次见面。一个月后的一个晚上,她悄悄地离开了这个世界。今年,她62岁。我经常想起我最后一次见到妈妈的时候。她用最温暖最温柔的触摸冻结了我生命中的她。当我被师范学校录取时,我回到村子里搬了家。村民们为我筹集了很多钱,并在小学里摆了几张桌子为我送行。吃饭时,老村长给我讲了娘的过去。这是我第一次看到娘的路线。老村长说,娘原来是邻村的村民。她的丈夫死于煤矿。她拖着一个儿子艰难地生活,就像她一开始喂我一样。她的儿子上高中后,由于早恋,他的成绩越来越差。让她管教他没有用。一天下来,她并不在乎,但后来,爱上儿子的女孩改变了她的感觉,她的儿子辍学,整天处于恍惚状态。她以为过了很久会好起来,但终于有一天,孩子掉进了村子南边的河里淹死了。从那以后,她变得疯狂,也不想要她的家人。她开始像乞丐一样挨家挨户地生活。直到她到达村庄,她才在这里定居下来。那一刻,我突然想起了母亲打我的两次,我的心突然意识到我觉得妈妈打我的地方又开始疼了,疼到我的心脏。我的眼泪掉了下来在以后的生活中,思念母亲已经成为一种习惯,常常是不自觉地含着眼泪。我环顾四周,再也找不到我模糊的眼睛里蹒跚的身影。娘原来的眼泪现在都聚集在我的眼睛里了,而且背对着下一代很遥远。我最亲爱的母亲,她的眼泪和后背,已经变成心痛,我永远无法在此生中化解。

以上是小编整理的有关于眼泪如此之近,回到如此之远的精彩文章,如果这篇文章对你有所启发,您可以把眼泪如此之近,回到如此之远这篇文章分享给你的好友,让更多人阅读眼泪如此之近,回到如此之远,您的每一次转发就是对我们的莫大支持与鼓励。

2020-01-28 18:35 发布 丨 人浏览

热点推荐

赞助
本站

微信扫码即可随意赞助!

欢迎
投稿
回到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