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品读文网! [ 我要投稿 ]

忘不了那个夜晚散文

栏目:散文随笔丨时间:05-14丨来源:品读文网丨作者:品读文

欢迎阅读散文随笔忘不了那个夜晚散文文章,希望这篇文章能够帮助到您,也希望您多多转发和点赞忘不了那个夜晚散文。

  人生有许多事情都不是以个人意志为转移的,你不想看到的,却突然发生了。怎么办?没有回避的道理,没有迂回的空间,只有勇敢的面对。

  我的一个车间和车库在沈阳军分区院齐齐哈尔房地产管理处院里。2001年,我筹建工厂,租用部队场地,由于没有厂房和车库,我便和军方领导胡希目商量,胡主任,我想建个车间,和车库,你看行么?

  经过一番研究探讨,他同意我在厂区东侧,建设厂房和车库。随后签订了房屋租赁合同,其中第十六条第二款明确写明,乙方建设的车间车库,在承租期满后不欠租费情况下,产权归乙方所有。2008年此处修路,把一个大院一分为二。道南的车间,和满院子的原材料(3000立方火山灰,1000米沙子。2600立方保温砖)。都需要倒运,经过一番协商,建设局同意补偿道南和搬家损失10万元。道北没占的一个车间,一个车库,和100伏变压器线路等都不予补偿。仔细一算,10万元连倒运费都不足,何况损失,搬迁,误工,重新建设厂房,安装变压器等等,都说破家值万贯,何况我是一个工厂?一个家整整搬了半年。春风咋暖的时候开始,直到秋风微冷才一切就绪,开始生产。紧赶慢赶一年生产旺季还可以抢着干两个月。一年损失几十万元。怎么办?咬牙挺住,明年再抢回来吧。部队院里的厂房车间只好出租库房。考虑占人家地方租金全部给了部队作为我继续租用他们场地的租费。(后来我又派人来看房子,正好小车没处放停在了库房里)。

  2011年,这里进行棚户区改造。部队和开发商找我谈,厂长,你也不缺钱给你万八的打麻将得了。

  这是什么话?我在祈求你们施舍么?该得的一分也不能差,不该得的我一分也不要,你们就按规定办。

  那是10年5月11日清晨3点多,我接到警卫老人王世和的电话。厂长,你来吧,啥都没有了。

  我放下电话急匆匆赶到场地,院里一片狼藉,一千代小麦散落满地,老人趴在小麦袋子上卷缩成一团。

  再看我的厂房车库连一块砖头都没有了。我的丰田轿车被弄得面目皆非,风挡玻璃碎了,钣金被撬的张合起来,机体和变速箱都在滴油。老人心脏病犯了,大口喘着粗气。

  我急忙把老人送到医院,经过抢救慢慢恢复了一些。他说,厂长,你没见过胡子吧?这些人比胡子还厉害呀。昨晚我睡到半夜12点来钟,听见有人几脚就把门踹开了,他们一把拉起我说,穿上衣服跟我们走,不听话就揍死你扔大江里喂王八去。我当时就吓得吐了,他们弄一把救心丸塞进我的嘴里。他们把我架到外面一辆小车就塞了进去,我不服,他们就一顿暴打,左右两个大汉看着我。我掏出手机要给你打电话,他们抢过去就把电池抠下来撇了。我说要上厕所,他们说不行,后来我一再哀求,才勉强让我下车,我回头看去,那里勾机、装载机、大翻斗子一起忙乎,房子扒了就装车,这不,什么都没有了,他们放开我,就给你打电话了。

  我听得目瞪口呆。天呀,光天化日朗朗乾坤,这是怎么了?难道真的是弱肉强食么?他们强大,就可以为所欲为?

  我急忙找来侄儿外甥弟弟等人,拨打通110报警。警察来了,进行拍照勘察现场,询问笔录等等,进行得很认真。然后所长说,你们先回去吧,等着听信。我天天追问,第三天的时候,所长和我说,大姐呀,不是我们不给你调查,这事也真不好办,你还是去找县政府把,拆迁属于政府行为,我们县发生多少这样的案件,打折胳膊打折腿的,最后都不了了之。给你出个主意吧,你就盖个帐篷,老两口往这一住,他就不敢开工。

  我听了报之一笑,我的天,这是什么馊主意?房子都敢给我弄没了,半夜再把我弄没了更省事了。公安局不管,就到法院起诉吧,我请了律师把律师费也交了,可是领导签字没通过,我问问什么呀?院长说,也不为什么,你先等等吧。这是怎么了呀?难道真的有理无处诉了么?

  我去找县长,县长说,你等等,我听一下下面意见。今日推明日,明日推后天,这一推就是一年半。

版权声明:

1、本网站发布的散文随笔栏目下的忘不了那个夜晚散文为品读文网网友原创或整理,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2、本网站作文/文章《忘不了那个夜晚散文》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作者文责自负。

3、本网站一直无私为全国小学、初中、高中、大学学生提供大量优秀散文随笔文章。对于不当转载或引用本网内容而引起的民事纷争、行政处理或其他损失,本网不承担责任。

2019-05-14 11:04 发布 丨 人浏览

热点推荐

赞助
本站

微信扫码即可随意赞助!

欢迎
投稿
回到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