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品读文网! [ 我要投稿 ]

那些平房的日子散文

栏目:散文随笔丨时间:05-13丨来源:品读文网丨作者:品读文

欢迎阅读散文随笔那些平房的日子散文文章,希望这篇文章能够帮助到您,也希望您多多转发和点赞那些平房的日子散文。

  【一】

  和军认识不久我就去他家了。那天是元旦,校园内外都洋溢着节日的气氛。傍晚,他拉着我的手,很诚恳地说:“带你去我家啊?想让我妈看看你。”我先是一惊,接着便好奇地问:“你家远不远啊?”“不远,坐车,一小时就到了。”“那就去呗”我一口就答应了。

  那时的我,玩心太重,思想简单,一切都还在懵懵懂懂的阶段,就跟着他去见家长了。这也是后来我们关系发展快速的原因之一。现在想来,究其根源,还是因为没有经验。缩短了朦胧幻妙的恋爱期,过早的接触了柴米油盐。

  临行前,他只怯懦地说了一句话,“我妈长得可老,你别嫌弃啊。”我嘿嘿一笑说,“怎么会呢。”

  从大学到他家要倒一次车。上城子河车时天就蒙蒙黑了。小客车不大,破旧不堪,却挤得满满的,卖票员把乘客塞了又塞,女人们不停的抱怨着,“还推呀,哪儿有地方站了……”。我的一只脚几乎处于半腾空状态,最终,算是关上门了。车速一快,身体便左右摇晃起来,有些头晕,再加上阵阵尾气的袭击,让我几欲想吐,但还要强忍着。

  一下车,天就彻底黑了。没有路灯,没有繁华的街景,模糊中看到下班的行人,脚步匆匆。道两旁是排排的小平房和小胡同,有零星几家商店。我挎着军的胳膊,他带我进了一个胡同,说,从这走,一会就到了。可在我感觉,那时的“一会”怎么这么长。

  胡同很窄,阴森森的,一个路人也没有,我使劲地拽着他,深一脚浅一脚的走着,大冷的天,手心都出汗了。我有点害怕,说,“怎么还没到呀?”他说,“马上了,马上了,拐过去就是了……”结果,我们拐了一个弯,又拐了一个弯才到。

  他没带我回家,先去了邻居家。他说,看看朋友。一进门,好热闹,屋内坐了三个小伙子,还有一个姑娘,姑娘忙着干活,在包饺子,手脚麻利。住平房就是这样,谁家有个没出嫁的姑娘,身边准会围一帮小伙子。有事没事就去遛一圈,你走他来,跟逛商店似的。

  看我们去,个个异常兴奋,大说大笑,挤眉弄眼,还不时的撇着我。不用说我也知道,大家是在诧异:军这么快就有女朋友了,挺能耐呀。

  只有姑娘不冷不热,爱搭不理地说着话,表情木然带着不屑。出门我就问军了,“这是你前女友吧?”军点点头,我打趣他说,“怪不得呢,对我充满敌意。”他说,“别瞎说,都过去时了。”我接着又说,“行啊,姑娘长的不错啊。”他边走,边把我搂在怀里,很得意地说,“哪有你好。”

  从小杰家出来,再走二十米就是军家了。远远看着,窗口的灯光昏黄而孤单,在这个漆黑的夜里,显着那么微弱。家里只有母亲一个人,军每月才回一两次,而且,每次回来只呆一会。

  见我们回来,母亲非常开心,不停的忙活着,一会拿水果,一个会拿饼干。我看见她的手坚硬而漆黑,裂了无数个口子,缝隙里藏满了泥,端盘子的瞬间留下一个明显的指纹。紧忙地又拽过毛巾,抿了一下。我坐在热乎乎的小炕上,仔细端详着这位老人。头发白了一半,脸上有着深深的皱纹,眼睛凹陷,颧骨微微突起,牙掉了两颗。身体消瘦,穿了一件老绿色的男士毛衣,和一双黑色的旧棉鞋,戴了一顶毛线帽子。其实,那年她只有54岁,看起来却像六七十岁的老人。她没有对我问长问短,说话也很小心、客套,但看得出,她非常满意和开心。

  “姑娘你坐着,爱吃啥就吃啥,我出去撮点煤泥,压炉子。”我应了一声,她转身出去了,一手拎着锹,一手拎了一个黑色的胶皮桶。

  煤泥就在窗根下,冬天一冻,变得很硬,借着屋内透出来微弱的灯光,很吃力地挖着。她提着满满一桶煤泥,穿过小走廊,放到炉子旁。整个屋内没有一块地板,全是水泥面,走廊很冷,能看见呼出的白气,墙壁上搭了几件湿衣服,水滴在地上结了薄薄的一层冰,加上来回倾倒炉灰,更显脏泞。

  炉子上蹲了一只灰色的大猫,眼睛噌亮,叫声凛冽,还露出几颗尖锐的大牙。见母亲过来,忙弓起身,左伸伸,右伸伸,最后使劲的抖了抖,毛和灰尘瞬间飞起来。我往后闪了下,用手捂着鼻。母亲说,平房耗子多,一个人在家害怕,有它在,还能做个伴。她用手将冻着的煤泥一块块的扔在炉子里,用勾子捅了捅,又盖上盖子。看着那双皲裂的手,我终于明白了,为什么总是漆黑的。

  要说住平房,最犯愁的当属上厕所了。我家在林区,头些年也住平房,但我们那地方大,家家自己盖厕所,个别盖得还方方正正的,有的两三个蹲位。所以,在过去,从来没觉得上厕所是个麻烦事。

  可在军家不一样。上厕所要去附近的公厕,出门走二十米,再拐到一个偏僻的角落。没有灯,漆黑一片,让人不自觉的害怕。每次都要军陪着我。我对地形不熟悉,每走一步都心惊胆战。女厕在里,男厕在外,我边往里走,边招呼他。就这样,隔两分钟就吆喝一声。

  站在门口,先用手电照一下,怕里面突然窜出一个人。确定安全后,才放心走进去。当我再照一下的时候,就傻眼了。冬天的厕所里,到处都是冰,其实那是尿,还有粪便,根本没有可下脚的地方。没人掏,也没人清扫,堆得满满的。那种心情简直悲催到极点。据说,再走二十米,还有个公厕,但条件几乎跟这差不多。那天,我算是闭着眼睛走进去的……

  晚上睡觉,我看着母亲把门锁上,在门把手上又系了根绳子,那头拴着一个木棒,最后把棒子挡在门框上。她用手推了推门,感觉结实后,才放下里面的布帘子。门缝里透着呼呼的风,帘子很单薄,被吹得一动一动的。我看着她这套略带笨拙的动作,心里生出一丝不安。

  我是个极度认床的人,换了环境,换了枕头更加睡不着。那夜我几乎没睡,躺在炕上,辗转反侧。表针噶哒噶哒地响着,一圈接着一圈,不知道疲惫,没有终点。透着月光,看到墙角的裂缝,能放进一根筷子。外边的风一吹,似乎能感到屋内的凉。

  第二天清晨,不到五点母亲就起来了。在走廊里一趟趟的倒灰,撮煤,点火,做饭。冬天的门下沉,紧贴着地面,一开一关间,摩擦出躁闷的声响。炉子刚燃起来,屋内还会串出一股生冷的烟,呛得人头晕。这一个夜晚,我感觉过得漫长,这一个清晨,我感觉过得忙碌。

  一共四个菜,一个粉条,一个芹菜,一个花生,一个苹果,摆在圆圆的炕桌上。白米饭亮晶晶的很刺眼,跟屋里的布局,似乎有些不协调。每个菜都有着特殊的涵义,粉条象征着长寿,芹菜象征着勤快,花生是生生不息,苹果是平平安安。母亲信佛,这是多年的习惯,无论招呼谁,这四个菜是必有的,在母亲的观念里,这就是最崇高的款待。直到今天,每逢年节,我家的餐桌都是这四菜垫底。

  虽然她舍不得我们走,但我们还是要走,临走时她装了一大兜吃的给我,有热乎乎的茶蛋,有酥香的小饼,还有几个大苹果。沉甸甸的,放在我手里。我一再拒绝,她一再要求,最终还是欣然授受了。

  从我们出门的那一刻起,她就开始嘱咐,走路看车,多吃饭,多穿衣,累了就歇歇,放假就带姑娘回来……我们摆摆手说,知道了,快回去吧,她还是一遍遍地说,像是在叮嘱一个不懂事的孩子。我们走的越远,她的声音就越大,直到,我们消失在胡同口……

  【二】

  说起快乐,上天是公平的,它赐与每个人。无论贫穷还是富有,无论尊贵还是卑微,都能在自己的领域里,找到独属的快乐。不需要解释,不需要雷同。

  平房的那段日子,环境虽然清苦,快乐却不曾缺少。那种感觉可以让人忘掉责任,忘掉烦恼,没有追求,甘愿堕落。现在想来,那便是青春,可以无偿挥霍的青春……

  小街因我的住入变得异常欢腾,如一潭静水,突然翻滚出浪花。每一朵浪花都透着新鲜与惊奇。茶余饭后,街头巷尾,我,成了被议论的话题。

  妇女,老人三个一伙,五个一群,围坐在大门口。嘻哈的笑声,顺着风的方向,忽隐忽现,被吹得老远。每每走过,便在身后嘀咕开来。

  “诺,你看,那就是军的对象,听说还是大学生。”

  “姑娘长得还不错,能跟他处长远吗?”

  “咱不知道,没准人家就是来混吃混玩的,一毕业就走人了……”女人带着鄙夷和不屑,眉毛一挑一挑的,不时还把脖子抻出来,看看我远去的背影。

  碰到这些人,总是想上前打招呼,却又不知说什么。于是,似笑非笑的我便撞上多张漠然的脸,好尴尬。

  她们说得没错,那段日子,我们面临毕业,学校的课少,所以,大部分时间都在军的家里。整天就是玩,没黑没白的玩。

  打扑克,玩麻将,前后几趟房的小伙子,大姑娘们没一点矜持,一呼百应,支起桌子一玩就是一天。甚至不上班的小媳妇都被我们拉进麻将的战线。

  夏天开着窗,麻将哗啦哗啦的,在街道内此起彼伏,人们叫嚣着,纷繁嘈杂。偶尔也会听到漫骂声,孩子不听话,男人不养家,女人不干活……

  那是一段堕落而又放纵的日子,没有烦恼,没有目标,没有管束。每天醒来只想着一件事,今天要去哪玩。

  街道内住着一位脾气倔强的老头,姓徐,他看不上这些年轻人,认为我们没有正经工作,整日无所事事,在街道内大呼小叫,扰了他的清净。据说,他有个当官的儿子,让他光宗耀祖。所以,他总是扬言说:“你们这群年轻人,没一个有出息的。”

  他个子不高,身体瘦弱,走路总爱背着手,猫着腰,底气却霸道十足。看谁不顺眼就“嗷嚎”一嗓子。谁都不敢靠近。从他家门口路过都要快跑几步,生怕看见他那张飞扬跋扈的脸。

  他家喂了几头猪,和一只狗,狗没日没夜的叫。猪粪就那样摊在门口,晴天苍蝇飞舞,雨天溢满街道。夜晚走路,不小心还会陷在里面。街坊邻里厌烦不已,却无人支言。

  一天傍晚,我们在街道打羽毛球,一不小心,球掉进他家猪圈里。心想,这下完了,掉进老虎洞了。正如我们所料,几个人好般和他商量,嘴皮子都磨破了,他愣是没让我们进院。眼珠一瞪,眉头一皱,大门一关,就两字“不行”。

  这群小伙子也不是好哄的,吃软不吃硬。他越说不行,我们越是不服。想尽办法,也要把球弄出来。前门走不了,就走后门。趁他进屋的工夫,跳杖子就进去了。

  躲着狗咬,踩着猪粪,心惊胆战,总算把球弄出来了。那几头酣睡的猪,哼哧,哼哧地站起来。还没等它反应过来,我们就大战告捷了。那种心情别提多开心,似得了什么宝贝。

  转过年,老人就去世了,得的是肺病,每天早晨都能听见他在院子里咳嗽,一声接着一声,憋得脸通红,遍布整个街道,好惨烈。

  那些日子,我从没见他那个当官的儿子来。狗不再叫了,老人也蔫了。死的时候也冷冷清清的。

  那一年,院子里的杂草很高,没人清理。开窗再也闻不到猪粪味,从他家门前经过,再也不用小跑。

  【三】

  我毕业了,同学们有的升本,有的回家,有的去了外地,而我却理所当然地进了保险公司,做起了业务员。

  曾经,我以为那便是我全部的人生。直到失败了,挫折了,才知道,理想、未来是多么遥不可及。才知道,社会与学校是截然不同的两个地方,才知道,那些短暂的快乐只不过是过眼云烟,才知道赚钱是多么迫切而又艰难的事情。

  屋漏又逢连夜雨,在心情灰暗到极点的时候,我们的爱情也发生了一次小小的波动。

  那天傍晚,我拖着疲惫的身子回家。跑了一天业务,没有任何收获。鞋上布满了灰尘,头发凌乱不堪,西装不那么整齐,脸色灰暗无光。受尽了冷言,受尽了白眼,我有些自暴自弃,苦读了十几年,就沦落到现在这个样子吗?甚至觉得,日子悲惨得连一句鼓励和安慰的话都没有。

  落日笼罩着大地,青烟袅袅升起,街道依然繁华,人们依然欢跃。女人等待着归家的男人,孩子满世界的疯跑。无论工作多么艰难不堪。家,永远是心灵的港湾。它似一双温柔的大手,抚摩着疲惫的躯体。那一刻,我想家,想念亲切的笑容,想念贴心的安慰。

  然而,这一切,都在一瞬间破灭。

  一开门,屋内一片寂静。没有往日的生气,没有往日的笑容,更没有饭菜的香味。母亲坐在炕沿表情严肃,军靠墙站着,沉默不语。空气凝重,让人压抑。大猫在我身边喵喵的叫着。刹时,我的身体如一只冷箭过膛,从内向外散着凉。

  我怯怯的问了句,“怎么了”?

  “你还回来干什么?自己做什么事了不知道?”军的语言尖锐,用愤怒的眼神盯着我。

  “你们能处就好好处,不能处就做朋友。虽说家里条件不好,但你不能这么对待我们。”母亲在一旁冷言道。

  我怔愣了两秒,仔细的回想着,似乎自己并没有做错什么事。他们为什么这般犀利的言语,戳在我身上,生生的疼。早上出门一切都还好好的,怎么一天的时间,就好似换了两个人?那个慈祥的母亲哪去了?那个疼我,爱我的军怎么也变得如此陌生。

  “你们这话是打哪说起?我一直把这里当成自己的家。”我狐疑着,话已没了底气。

  “你白天跟谁在一起?”军盯着我发问。

  我木木的看着他,“白天?白天跑业务了,一个人。”

  “真的?”军的表情里露出一丝诡异。

  母亲在一旁接过话说,“邻居告诉我,白天看见你和一个男人在一起,搂脖挎腰地走。”

  “邻居,哪个邻居?在哪看见我了?看见脸了吗?整个白天我都在市里跑业务。”

  “人家说的就是你,学得有鼻子有眼的。那个男人个子高,有一米八。现在,邻居都知道了。”

  “你们把她叫过来,我要跟她对质,叫她当着我的面说。”我的声音在颤抖,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流。

  “找人家对质什么。有就有,没有就没有。”军淡淡的语言,淡淡的表情。

  “不行,我非要问问她,为什么血口喷人?为什么造谣生事?我跟他无冤无仇,为什么背地里说我闲话?”因为没做过错事,我底气十足。

  看我态度坚决,军自觉理亏说“行了,不要吵了,可能是人家看错了。”

  “你说不吵就不吵了?”我不依不饶,心想,事情不能就这么算了,也太欺负人了。我还第一次看到军如此冷冽的表情,一时间有些接受不了,想必,原来他的那些温柔,那些怜爱,都是装出来的。别人只言片语,就露出狐狸尾巴了。

  “现在问题不在别人说什么,而是你,压根就不信任我。军,我们相处这么久了,我是什么样人?你还不了解吗?”我提高了嗓门,有些气急败坏。

  “你太让我伤心了!”说完,打开柜子,收拾东西。

  “你干什么去?”

  “不用你管,我就是再不济,也不会在你屋檐下讨饭。”我把工作的不顺,心里的怨气,统统地发泄出来。那一瞬,感觉自己是突然蹦开的弹簧,积聚了无数力量。我撞开他,拎着东西,奔出门外。

  我边走,边擦眼泪。想着我们的过去,想着自己大半夜跑去看他,想着毕业后义无返顾的留在这里,留在这个陌生的城市,想着那份卑微的工作,如同乞讨一般。心里就有诉不尽的委屈。我真是太傻了,傻到别人不去珍惜,傻到别人把自己当成傻瓜。

  天渐黑了,自己又饿着肚子,好在,那时在大学附近和好友合租了一间屋子。一翻兜,只剩下两块钱,勉强还够回去的路费。

  我回头看了一眼,却发现军也跟了出来,这让我心底有些安慰,至少,他还有点良心。不过,这也更加坚定了回寝室的信念。我上了去市里的班车。瞬间,心就酸了,刚刚坐这趟车回来,疲惫中还小睡了一会。半小时的工夫,又坐车回去了。上天真是作弄人。

  我把兜里仅有的一张两元纸币递给乘务员,等待她找给我剩下的一块钱。不料,军从后边跟了上来,拿出一张一百的递给乘务员说,“别收她的,收我的。”

  乘务员看了看他,又看了看我说,“哦,你们是一起的?那给我正好的。”接着,她把两元钱收到口袋里,扭头走了。我支吾了半天,最终还是没有说出话来。

  我懊恼极了,这下兜里一分钱都没有了。只能走回寝室,要知道,从站点到大学,有四公里的路程。那几乎横跨了鸡西的南北。

  我硬撑着,保持沉默,不去看他。街道已亮起灯,昏黄暗淡,如同自己的心没有依靠。

  一下车,便快速地往前走,走一会便回头看一眼,他就离我十米远,面无表情。我快他也快,我慢他也慢,我坐下歇着,他也坐下歇着。这让我更加生气。这算什么,难道就这么走回去吗?我可走了一天的路,到现在还饿着肚子呢。若不是他跟着,我也不会混得这么惨,一分钱都不剩。

  我气冲冲的走过去,伸出手,对他说“还我一块钱。”

  他递给我一张一百,我甩过去说,“不要,就要一块。”

  他看着我没有说话,我怔怔地看着他,眼泪簌簌地往下淌。那一刻,我的心软了,在他眼中,没有了刚才的愤怒和凛冽,有的只是亏欠与内疚。

  他拽着我的胳膊,我挣了一下,于是,他拽得更紧了。

  他带我进了一家饺子馆,我揉着红肿的眼睛,擦着挂花的脸庞,吃了一顿饱饭。从餐馆出来,似乎没那么怨了,也没那么恨了。折腾了一通,不过是发泄了一通。那是怨,那是苦,更是不自信。

  我们谁也没找那个邻居对质,这件事也无人再次提起。如今的我们搬进了楼房,那些平房的日子就这样残留在记忆中了,让人永生难忘……

版权声明:

1、本网站发布的散文随笔栏目下的那些平房的日子散文为品读文网网友原创或整理,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2、本网站作文/文章《那些平房的日子散文》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作者文责自负。

3、本网站一直无私为全国小学、初中、高中、大学学生提供大量优秀散文随笔文章。对于不当转载或引用本网内容而引起的民事纷争、行政处理或其他损失,本网不承担责任。

2019-05-13 10:14 发布 丨 人浏览

热点推荐

赞助
本站

微信扫码即可随意赞助!

欢迎
投稿
回到
顶部